一方通行係我男神♡#victuuri family #Yuri Plisetsky 枢零(枢)佐鳴佐維勇維永研双研團明團兵雪燐鼠苑王道( ´w` )ノ叫我Jac得喇

© JacquelineSherry
Powered by LOFTER

【樱雏 鸣佐 7班】成人世界4

實在不可思議啊!這是人生第一次吃GL肉啊!贊!再次謝謝大大!\(^o^)/

獾毛_一只话痨:

本文接原著700以后以及剧场版the last 和 博人传以后剧情,大体按照岸本设定


樱雏鸣佐六四开,虽然都结婚了,但从时间线上来说,我不觉得是四角恋


重新写了个文章简介,这个可能更符合一些【其实以前是瞎写的】




佐樱互相知道底细条件下的形婚,两人无条件互相信任支持




鸣人神经大条结婚15年后才发现自己性向并且对最好的朋友有着不可控制的欲望




佐助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默默爱着笨蛋好友




樱觉得女性身体比男性身体更美好,没想过稳定关系的她不知不觉被雏田吸引




曾经乐于平淡的雏田在了解佐樱婚姻真相后,感触很深,激发了她追求正确人生的决心




警告,OOC,非常OOC




警告,有百合h描写,有百合h描写,安全驾驶,始于自动避雷,不要问我这句话的逻辑在哪里,谢谢!




本章樱雏,下章鸣佐,对百合没兴趣的可以不看了




6 识情(上)


孩子们中忍考试结束后,博人佐良娜成长迅速,执行高级别任务的次数也多起来,在家的日子,甚至快要和鸣人差不多了。而向日葵从未开始练习忍术之前,已经展露出强大的忍术天分和力量,早被日向家现任家主花火看中作为继承人培养,也和鸣人夫妇早早协商好,趁孩子年纪还小,去了漩涡的姓氏,随了妈妈的姓,从入读忍者学校开始,就住在日向大宅接受训练。两人的日子,都忽然变得有点寂寞起来。




偶尔的一次邀请,成了樱和雏田真正了解对方的开始——谁能想到,曾经以体术柔拳闻名的族人,将相同的技巧运用到推拿按摩上,竟然如此实用有效,简直让人上瘾。更别提丰富美味的料理、令人放松的温言软语……得承认一开始樱确实是被这甜蜜的陷阱所诱惑,偶尔和鸣人夫妇一起聊天,会开玩笑羡慕鸣人有这么好的老婆,真想自己也娶一个回家。




开始喜欢女孩子,也许是跟佐助有关,也许是跟自身性格有关,20岁之后,春野樱实际单身的事情,曾经被几个喜欢她的女性看透,奇怪的是她们无一例外对樱展开了追求,虽然都是露水情缘,昙花一现,但却让樱确认了一点,比起男性,她更喜欢和女性发展身体关系。这可以说是阴差阳错,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。她不再为佐助不爱自己而难过,而是为佐助得不到自己所爱而心痛。作为家人,佐助毫无保留的展现他宇智波的一面,相当的关心和爱护她和佐良娜,并且对她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和毫无保留。她根本没有想过,要和其它的谁共度一生,她守着自己曾经的爱情和友情,如今蜕变成无坚不摧的亲情。




而雏田一直是个沉默寡言,害羞内敛的姑娘,和她那全心全意的爱着鸣人而不求回报的忘我态度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樱一直都觉得雏田很难懂,甚至有的时候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无欲无求?她为鸣人生儿育女,她为鸣人操持一个完美的家,她甚至关心照顾鸣人的朋友,看上去她好像乐得这平淡的幸福。樱在以前根本不能想象鸣人不爱她的理由,她那么美丽,温柔,内敛,沉稳。相处得时间越久,她越发现雏田性格中的其它优点,作为火影的妻子,免不了和形形色色,各怀目的的人打交道,以为她是个好欺负的小白兔?大错特错,雏田总是用最真诚的态度和人交流,但是她思维严密,逻辑清晰,具有相当聪慧的头脑,几乎是滴水不漏。她不是个谋略家,但如果她愿意,一定会是一个稳健可靠的领导者。这方面,就算是日向家现在的当家日向花火也不能比肩。




但是她把一切都给了漩涡鸣人。




春野樱其实很难喝醉,大概是因为常年修炼印封印,机体对酒精的分解速度明显快于常人,所以她走到鸣人家门外的时候,真的还以为自己只是想确认一下鸣人会怎么做。




但雏田像是在等她一样打开了门,看到她毫无波澜的纯白色双眼,樱在心底嘲笑了一下自己,明明自己早就知道鸣人的选择,明明知道雏田现在一定很痛苦,自己以一个几小时前刚刚向雏田告白的人的身份,凭什么来这里?




雏田身后的房子里面一片漆黑,像是一只巨大怪兽黑洞洞的大口,而雏田就是这只怪兽引诱她的诱饵。站在门前,樱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。




“鸣人刚走。SAKURA能陪我喝几杯吗?”雏田拉住樱的手,牵着她穿过黑暗的客厅,庭院的植物大多数是鸣人种下的,雏田协助打理得井井有条,错落有致,而远处正是木叶久负盛名的影颜山,能看到历代火影以及鸣人自己的脸。佐良娜曾经跟母亲吐槽,把自己的脸刻在山上简直太羞耻了,等我当上火影,才不要把自己的脸刻在那里呢。春野樱对这个连接室内与室外的空间实际上非常熟悉,她来拜访雏田的时候,常常坐在这里与她一起一边饮酒一边赏月,那里早就摆好了一个矮几,两个坐垫,矮几上是两个浅平碗和一壶清酒。




酒是非常高档的吟酿酒,这种酒富含自然花香,万万不可加温饮用,而是在清冷的初秋喝最为惬意,一杯入口,唇齿鼻腔间都是花朵的芬芳,相当高贵优雅。




樱想象着,雏田坐在这里独自一人面对着火影岩度过的无数个漫漫长夜。现在她脑子里有无数个问题,有无数的话想说,却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因此只是木然的端起浅碟,把杯中酒灌进嘴里。来之前她已经喝过了度数相当高的烧酒,这清酒于她便是淡得有点离谱,但是喝完高度酒再喝低度酒,是最容易醉人的。




一壶见底,雏田端起酒壶要起身,却被樱拉住了袖子。雏田犹豫着坐下来,春野樱跪起来,把雏田的头拥在肩头,“想哭就哭吧,我在这里。”




意外的是,雏田稍稍分开一点,伸手拨开樱粉色的刘海,“真温柔,SAKURA酱”可是为什么你却一副马上就要流泪的表情呢?雏田想着,把自己的嘴唇贴上了樱的嘴唇。




身体比大脑动作更快,樱捧住雏田的脸加深了这个吻,她肖想这个想了很久了,但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,不管雏田是因为什么原因发出这无声的邀请,她都无力拒绝。




酒壶早就落在地上了,幸好是木质的走廊,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,即使有,樱也听不见了。




不够,怎么吻都不够,一只手扣住雏田脑后,一只手揽住雏田的腰贴向自己,樱感受到雏田的双臂搂着自己的脖子,唇舌还纠缠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两人都由跪坐的姿势变成了跪着相拥的姿势,胸口贴着胸口,雏田只穿着居家的宽松线衫和长裙,女性的曲线隔着薄薄的衣料诱惑着樱。




樱放开雏田的嘴唇,顺着脸颊着来到雏田耳边,用仅剩的理智说着,“如果讨厌的话……”还没说完,雏田搂住她脖子的手 ,插入了樱脑后的发丝中,温柔的按住她的脑袋,让樱的嘴唇落在了自己耳垂下面的脖子上。




樱立刻心神领会,动作也大胆了起来,伸出舌头舔吻着雏田白皙优美的脖颈。雏田发出了一声甘美的叹息,身体不自主的又向樱贴了贴。




樱之前放在腰间的手早就伸进了家居服内,在雏田腰间来回爱抚,轻揉,然后从背后伸进长裙里,隔着内裤揉搓着挺翘的屁股,按着她的屁股,把她的下半身带着色情意味的往自己身上贴。




两人的呼吸都渐渐凌乱起来,雏田有些无措的手,一只搭在樱的肩膀上,一只来回在樱的头发里抚摸。




没停下唇舌对雏田脖颈的挑逗,樱的手已经沿着内裤边缘伸到了前面的小腹,再往下……




“不……”雏田忽然搂紧了樱,发出了一句无力的请求,樱感觉心坠了下去,赶紧停下了所有动作,“不要在这里……”




樱这才意识到,她俩还在走廊上,月亮已经升得很高,把庭院内的一切照得清清楚楚,当然,还有远处该死的火影岩。




进到客厅内,关好了落地拉门,雏田小声问“上二楼还是客房?”




樱拉起雏田的双手,“HINADA,你确定吗?如果……是为了鸣人……”如果雏田真的是为了鸣人,献祭一般的献出自己的身体,樱真的会疯。




“不是”雏田低头否认,“是我想要”,可能是周围一片漆黑,只有拉门外淡淡的月光,她才有勇气坦诚说出自己的需求,但还是低着头,像是鸵鸟脑袋想要埋进不存在的沙堆里。




樱知道她有多害羞,于是吻了吻她低着的头顶,“不如就在这里吧”,如果上了二楼的主人房,她不能保证自己会被嫉妒的情绪给淹没而毁了刚刚的气氛,而客房在整个屋子的另一边,太远了,她一秒钟也不想等。反正她知道今晚这里不会再有人回来了,佐良娜和博人的小队昨天一早就去风之国出任务去了,没有个一周根本不可能回来。




我觉得这部分不一定会被屏蔽,但以防万一还是去简书看吧




等樱洗完澡,已经天光大亮,雏田已经把客厅昨晚的一片狼藉收拾干净,连走廊上昨晚倒下的酒壶都收拾好了。但樱觉得自己再也没脸正儿八经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雏田喝茶了。




樱的心情超级好,吃过早餐后,决定今天去医院交待一下就翘班,如果鸣人今天回来,她不想让雏田一个人面对鸣人,甚至有可能是鸣人和佐助两人一起。




昨晚被蹂躏的皱巴巴的衣服已经被雏田扔进洗衣机了,樱只能穿着雏田的衣服出了门。




“等我回来吃午饭”,出门前樱握住雏田的手,吻了吻她的脸颊。




“嗯”,雏田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


“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呢,雏田的厨艺”




“SAKURA,谢谢”




“停,别跟我说谢谢,我对这个词儿过敏。”樱一边苦笑着制止雏田,一边无奈的在内心吐槽,都过去多少年了,还矫情什么啊。




“你昨晚没休息好,待会儿再上床休息一会儿,走了哦”樱打开门,内心唾弃着自己不仅睡了别人的老婆,还就这么无耻的把别人家当自己家的行为。




“我等你回来”,雏田红着脸对出门的樱说。




“嗯!”樱咧开嘴笑起来。






=================


太丧失了,我居然要写夫妇俩的首次同性爱体验发生在同一晚!简直道德沦丧!人伦尽失!考虑到大家对百合的接受度不同,我还是把鸣佐放到下章吧!【实际上是光樱雏的这一部分就爆字数弄到将近5000字,实在没地方写鸣佐啦,哭




写这篇文主要是想写樱雏,我知道原著中这个西皮是有些拉郎的嫌疑啦,但真的是受不了岸本老贼糟蹋这么两个好姑娘……OOC就OOC吧,还是那句话,我高兴就好【滚




好想让她俩再【】几次,但是估计这个故事快结束了,那就只能让她们在别的故事里面【】了……



评论
热度 ( 56 )
  1. 白墨淞獾毛 转载了此文字